2021/07/06 06:04:38

假面 MASKS

Traditional Japanese Theater and Festival Masks Photo by Finan Akbar on Unsplash

最近“林爸爸”好像出事儿了。


文瑄提醒我关注的时候,用了“微博那个纵火案的事情”这样的表述。我当时很难将这一表述和三年前的杭州纵火案联系在一起,在多次进入微博热搜之后才得以确定。


我为“林爸爸”这个词加了引号,是因为他微博的评论区经常有人这么称呼他。当然,他也似乎乐于接受这一设定。思念妻女的苦情和评论区的温暖形成了闭环 -“林爸爸”和评论区形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而xy也曾是其中的一员。


Xy不是很经常发微博的人。Ta有时会在“林爸爸”的微博下留下一些祝福。当然,多半是ta心情不好的时候。那种在“林爸爸”身上寻找“缺失的爱”的论调,似乎也不无道理。


更多的舆论集中在“人设”。妻女双亡后的鳏夫,用“老婆孩子在天堂”作为自己的微博名,可能是“天赐”的再好不过的“人设”罢。去年偶然间说起这个话题,我有对朋友提起似乎xy对“林爸爸”的祝福似乎有点“天真”。如今看来,2020这个时间节点,我已然不知道我是否在那一刻言中,但是这“眼看他楼塌了”的一刻终究是在2021年中发生了。


我其实不想展开“人设”这个话题讲。我依稀记得2018年的一集奇葩说有聊到有关“掩藏”的话题。
​那时我有试着拆分“掩”和“藏”二字:


“掩”是掩去不那么美好的的事物
“藏”是藏起美好的事物
中文汉字睿智而包容
现在的国人倒不及老祖宗洒脱


游戏Persona 5或者荣格的“人格面具”便足以解释。更大的一种可能性是,其实每个人从出生起就带着空白的“人格面具”,这一“面具”倒映了一个人所接触的社会。


另一个xy喜欢,但是最后“翻车”的up主是徐大SAO。但是,我仍是以最大的理由相信一个人不会在妻女双亡的第二天就想好自己的“人设”,或是想好了消费李文亮医生才拍的视频。 当然,我也基本可以相信一个人不会不被“裹挟”的消费自己去世的妻女或是李文亮医生。


那么,“裹挟”“林爸爸”和徐大SAO的究竟是谁?


**人是会对权力上瘾的,话语权也不例外**。对话语权的迷恋甚至可以和经济利益无关(当然最后还是需要经济利益变现)。“林爸爸”的微博很像我的个站——一个独立的话语王国。追念亡妻成了绝对的“政治正确”,而所有基于“政治正确”下的行为会百分百得到拥趸的支持:一个持续给予“林爸爸”“正反馈”的循环由此形成。这样的“正反馈”不仅仅发生在某一个人身上,知名游戏主播、UP主、微博大V、运营着这个访问量为0的个站的我自己,甚至是所有正在“起高楼”和“宴宾客”的人身上,都能或多或少找到一个被“话语权”束缚的灵魂。而“人设”,便是争夺话语权的产物。


回到关于“林爸爸”的讨论。这种全网倒戈的发生还是太快了。“林爸爸”在一天之内在微博热搜被曝出(或是说出现在公众视野)比过去三年更多的黑料。虽然过去我曾有过对“林爸爸”的隐忧,但是当这一切如潮水般涌现,也不免让我疑惑起事件的真实性。换句话说,这个事件的利益相关方,都在社交媒体上最敏感的时间,以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发声。这些声音汇聚成了所谓“热点”,但缺乏真实性的判断。跟风发出音量的大多数人,是不必为他们所代表的一方的真实性负责的。最终的结果是“音量”大的盖过了“音量”小的,但是“音量”大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这样的大“音量”会持续多久?会不会被原来“音量”小的超过?在经历过一次反转之后,还会不会有下一次?


当然,对于这些无厘头事情的解决方案,卸载社交媒体永远不失为一种选项。毕竟在大多数时候,所生活的圈层、所接触的事物总是千差万别。可能若不是文瑄的提起,我也不会点开微博去关注这件事。也正如我和文瑄说的那样,此刻xy的心里,想必一定五味杂陈。我想我也还没有心情、精力和能力去和xy说这件事情,我当然也不想把它变成说教,但是我一直奉为信条的是,来源于内心的幸福感是最可靠和无法夺走的。


Inner peace.


Liuning

6th July@Home

非黑即白的世界?

“打工人” Casual Work

Server IP: 54.177.158.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