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ning Yang2021/06/03 04:16:09

由冬至夏



转眼这次已经在国内五个月了。更博的缘由是今早相册推送了一月无意间给 竹 拍的穿冬装的照片,如今却已到了不靠短装空调冰西瓜就无法存活的时候。


自大学毕业后,很少能有机会在国内待这么长时间。的确是“不想”多过于“不能”的, 其原因大概是出于习惯性的逃避。抛却必要的人情世故,待在家的时间也不至于难过。科研、习作、聚会、游戏,倒也算得闲适。由冬至夏,数月的沉浸修得内功些许,也慢慢感知到时间的流动。完成在奥克兰的注册,游历数个城市,和以前的自己做个了断,算是这段时间流水账的主题。


圣诞节落地南京,出隔离已快到农历新年。赶在春运限制之前去了黄山。我和 一恬 说与其说是去表明心意,更像是去“做个了断”。那几日黄山冬雨弥漫,街巷也略显冷清。走在雨中的曾经也算不上熟悉的两人,也无更多话语。日料店不甚好的和牛、一群人在酒吧里为朋友精心策划的求婚、Pixels 在 Soul 里的隐喻、酒店里随手拿起却难得应景的书,算的是此次黄山记忆的全部。27日晚,登上回南京的冷清的高铁,踩着限制时间到家,翻开买到的国博日记,撕掉之前所有的日子,然后浑噩睡去。“保持联系”会是一句虚言,恰如“永远的喜欢”。


回国之后,很好的朋友都见了多次。喜欢一恬姐家的麻将喜欢说到肉就走不动路的抖哥、喜欢雨婷姐包的饺子、静怡和薛同学这一对也般配地讨喜。我不知道这种没有压力的周末可以持续多久,可能已经屈指可数。也疑惑是否所有的快乐都会在之后付出代价,因此时常也不能痛快的活着。随着归期的临近,对墨尔本的封城我更多的却感到庆幸。但也不知道是否会因此加重了朋友们的负担。


恭喜抖哥“正式转正”呀,写这篇博客的前一天,一恬说端午要带抖哥回泰兴。听到消息的一刻心情似乎有一些复杂,随后取而代之是放心。其实算是不长不短的相处,我心中的抖哥是典型的“南京大萝卜”的性格 - 直爽而热心。相较于内心有点阴暗的自己,我更喜欢真正热心的人,我也为一恬姐和抖哥感到开心,我们五个人中,终于有人要迈出第一步啦,说实话有点羡慕一恬姐,可以很稳定、很安心的生活。我已经想好送你们什么啦(抖哥也有份哦),以及在婚礼上的发言(哈哈哈哈可能轮不到我吧),不过到时候还是先问问你们的好。


之间去北京遇上了难得一遇的沙尘,落地的时候感觉像到了八十年代(说的和我见过似的)。随后去了池州,在高铁上望了一眼铜陵,再之后就是去苏州和同门 Tao 见面吃了个饭。更多由于旅途的“快闪”性质,似乎都没有来得及让我总结一番记忆便随着时间流逝了。印象里却只留下一点观前街的雅致、和对铜陵的一些期许。这几年间,大概我旅行的目的,从“去看点什么”变成了去“找一段放空的假期”。四月末的澳门是如此,五月末的三亚亦是如此。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是我在三亚的最后一天。行程简单到似乎有点随意。大部分的时间被用在了在酒店的私家沙滩上晒太阳,被调成飞行模式的手机里放着过时的粤语歌。“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 让我想到Hotel de Luna E8 (怎么又是...)里月之酒店沙滩的夕阳,应景地有些出戏。酒店的阳台有一个伸出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无边泳池,我剩下的时间大多会蜷在那里,写文或是看剧。向服务员要来冰块,一杯杯满上带来的红酒,就这样慢慢消磨着一个个夜晚。我租了辆车,但除了往返机场和去了一趟免税店外,便再无他用。三餐于酒店内解决,仅往返于海滩、餐厅、泳池和房间,这大概是我喜欢Resort多过于Hotel的理由。


去三亚是临时做的决定,甚至酒店是在飞机起飞前的最后一分钟定下的。我的上一周糟透了。度假和写博客的意义在于,它能让人短暂忘掉不开心。这也可能是Sherlock 里 Dr Watson写博客的原因。上周的开始,5月22日,Pepsi死于FIP,Anna和兽医一起帮他做了安乐死,小家伙就这样离开我们去了猫星。听说袁隆平喜欢猫,和他殒于一天的Pepsi,是不是能有机会和袁老相伴走这黄泉路呢?我不知道。对于分离的愧疚和随之而来的负罪感几近将我淹没,而下半周又接连收到坏消息,那时候已经接近崩溃。


这几个月,特别是这两周Jo帮了我很多,在各种方面。我也因此能慢慢熟悉奥克兰的节奏,在三亚的放空也让我走出了些许。Jo说不会让我做一些“funny things”来完成学业,我很庆幸认识的大家都在帮我寻找着可能的机会。一起完成AARE2021 proposal的时间是我上周少有的快乐,我也希望这样的心境可以传递到之后的墨尔本和奥克兰。


四月底,鼓起勇气的我给十年没联系的包旭东发了信息,告诉他我现在是UoA的在读博士生,也有在教研究生的教育政策学课。这大概可以算是对曾经的高中经历的“自我救赎”罢。带着不自信想要证明自己的行为,像极了2018年她微博里说“终于成了分子”的豪气,是一种无论用多长时间都需要完成的执念吧。


以上大概就是我这几个月的流水账了。我想我大概不需要再去努力证明什么了,解开了十年的心结,暂时放下数年的执念,这大概可以让我轻松些许。今天晚些时候回程的飞机落地南京的时候,便是我的6月的开始。之后的种种,我更愿听从上天的安排。



Liuning

3rd Jun @Sanya



PS: 去了蛮多地方、买到了喜欢的Arc'Teryx、控制住了体重、基金和比特币赚了些钱,认清了自己,这段时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事。


“打工人” Casual Work

不经意间的光影 Light n' Shadow

Server IP: 54.177.158.246